国王的雨

不会写文不会画画的颓废人氏

冷池沼!!这个腰跟锁骨真是……真是……!!!
正经的打论剑一个个凶的可以,摔残了进去对面六连认输。
你们大佬都这么迷的吗。
还有就是有没有通了明月山庄的大佬啊……我八千三的渣修有戏嘛?

可能只有我一个人会手滑到一次次删掉没领取的系统邮件,感觉亏了一个亿,伤心。
附图截自游戏,不知名的跳楼大队和自家儿子。

论我为什么喜欢黄师兄
江南云梦辗转钓鱼。
今天给师兄送了六条锦鲤,开心。
昨天都有人召唤出楚留香了,黄师兄你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交情泛泛偶通消息啊。

没钱,买不起,告辞。

赞美 @叶折缙 太太!!!
..sympathy超棒的!(突然兴奋.jpg
只恨咸鱼如我(ಥ_ಥ),画的这么丑…。

关于仙女和飘带的奇怪执念。
今天也不会用sai。(明明就是你自己不会画)
王者荣耀凤凰于飞。

画太丑,不tag。
17.9.7

尴尬的画技,没脸加tag
我就自己偷偷发出来爽一爽x

后羿x艾琳《重逢》

整篇私设,高能槽点预警_(:з」∠)_

  后羿凝神,第九枝箭矢流星般弹射而出。只见东边天空上的烈阳一阵颤抖,从中心漾开一圈鲜红,而后渐渐化为一只三足金乌,痛苦的在天上盘旋嘶号,最后还是坠落下来,羽毛上燃烧的火焰很快熄灭了。

  天上仅剩一个太阳。

  最后的三足金乌恐惧男人的实力,展开翅膀往世界的另一边疾驰而去。
  酷暑,消失殆尽,清凉的风吹过大地。取而代之的是宁静的夜晚。后羿筋疲力尽的倒在草地上,射下了九个太阳的神弓被他随意的扔在一边。池塘里的鱼浮到水面吐一串泡泡,庆祝这个世界自诞生以来的第一个晚上。

  ……

  当艾琳走出修炼之地,迎面前所未有的黑暗和凉意让她有点发怔。抬眼望去,夜空如水,漫天星斗摇摇欲坠。
  这什么情况?太阳们呢???我闭关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???
  艾琳愣了一会儿,又回了修炼之地,不久又走出来,此时她手上多了一本魔法书。
  修炼之地和魔法书的主人不可考。但这不是重点,艾琳翻开书念咒语,周身升起一阵雾气但又很快散去,眼前是另一个地方。
  草地上躺着一个男人,身形矫健有力,宽肩阔背,腹肌上纹着些奇怪的红色图腾,但他闭着眼睛,嘴角含笑,旁边的草叶在风的吹动下蹭蹭他棱角分明的脸,莫名温柔。身上一副奇异的金色盔甲,但被他扔在一旁的长弓却更加夺人眼球,精巧华美,在黑暗里发出摄人心魄的光。
  艾琳蹲下身子,饶有兴致的伸出细指晃晃躺在地上的人。
  “太阳们是被你弄没的?”
  后羿懒洋洋的伸手指向东方天空上渐渐泛起的鱼肚白“还剩个怂包,这个世界,发光的一个就够了。”
  一通乱飞又回到原地的金乌:?!!!
  艾琳看向后羿手指的方向,东方渐明,只剩些最亮的星星在倔强的发光。
  “然后呢,你要去做什么”
  “把巨兽清一清,然后,”后羿支起半个身子,看着不安的金乌“从哪里来,回哪里去”
……
  艾琳手握长剑,纵身一跃轻松的跳到了巨兽的脑袋上,正在犹豫在哪里下刀,只见远处的后羿慢悠悠的抬起弓,箭光一闪,巨兽倒地,穿出来的箭头刚好没碰到艾琳。
  “切,会箭了不起啊。我也会”
  艾琳抽出自己的弓,瞟了后羿一眼“怎么,来试试?”
  ……丢人丢大了
  艾琳绝望的想。毕竟不是射日神弓,她的弓虽然也是难得一见的至宝,但比起神器,杀伤力还是差了一截。
  比起后羿,她的准头也差了截。
  巨兽被腿部的剧痛惊起,振翅高飞,抖落漫天鸟毛。
  后羿憋着笑,表情狰狞。从后面握住她的手,举起弓重新瞄准大鸟。
  放箭。
  巨鸟卒。

……

  “我要去峡谷了……”
  “恩……”后羿看了一眼天空,朝霞明艳,他第一次遇见艾琳时,似乎也是个清晨。天上的金乌看了一眼注视他的后羿,怏怏的在天上挪。
  洪荒巨兽都差不多被清理干净,自己手上的神弓也很久都没有被拉开过了。思考良久,后羿取下了艾琳后背的弓,然后把自己的神弓交到了艾琳的手上。
  “这个要强一些”
  艾琳愕然的拿着射日神弓,弓身上还保留着后羿手心的温度。
  “那我走了。”
  “再见。”
  蓝色的荧光环绕艾琳周身。离别在即。
  “后羿,”艾琳攥紧了手中的神弓“我……”
  眼前的男子目光从未有过的平静,几乎看不出悲伤,他只是安静的看着,看着。
  直到蓝色荧光带走艾琳,后羿才颓然的坐在地上。一滴眼泪悄悄的掉在尘土里,没有人看到。
……

我的神弓可以射下九个太阳,可我唤不回你。一个太阳足够使世界温暖,温暖的阳光该怎么辗转进入没有你的世界……

……
  峡谷的战斗激烈而残酷。但好在永远都不会死亡,温柔的泉水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修补自己的身体。
  但无论怎样的温柔,都比不上记忆里的那个人教自己练箭时两手交叠的温度。
  艾琳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武斗,选择用使用弓箭。
  手握昔日的射日神弓,灿金长发,美丽的蓝眼睛流光溢彩,宛若天使。
  既然你不在,那你的弓能多陪我一会儿也是好的。
  艾琳握紧手上的神弓,仿佛那上面还有他的力量。
……

我想你,好想你。
离别之时并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越发绝望的思念每日像烈火一般灼烧。
再也不能见到你了吗。
不,绝不。
……

  艾琳翻开自己从森林中带来的魔法书,低沉的诵读声,浸透着压抑那么久的思念。
  巨大的六芒星法阵微微旋转,逐渐显现出一个男人的形象:矫健有力,宽肩阔背,腹部隐约有些奇怪的红色图腾。
“你愿意牺牲‘存在于未来’的权利吗”
  相比注定没有你的未来,我选择用生命换一次与你重逢。
  艾琳笑了,看着那个模模糊糊的虚影,即使看不清楚,但她知道,那是他。这就够了。
  “我愿意”
  话音刚落,法阵四周的结界消失,艾琳一步一步的走进她日思夜想的人,每走一步,后羿的形象便越发清晰,艾琳的身形却慢慢的模糊下去。
  艾琳抱着后羿,把头埋在他的怀里,在这一瞬间,她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,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来。她哽咽着说完了那句没有说完的话。
  “我爱你”
 
  后羿轻轻的抱着艾琳,手掌抚过她的长发,直到她化为破碎的光点,一如他们第一次相见那晚的星辰。
  谁能想到重逢,竟是永别。

  “她去哪里了”
  后羿保持着拥抱艾琳的姿势,直到她消失都舍不得放下。几乎把牙咬碎,但还是克制不住的流下眼泪。

  召唤师们静默无声,良久,人群中走出一个人,他对说,艾琳进入了“过去”,因为她把自己的“未来”给了你。

  “过去在哪里?”

  又是死寂的沉默,直到一个召唤师发现自己的召唤图腾上。属于艾琳的印记还亮着。
  他惊喜的叫起来,此后有一些资格最老的召唤师也发现了这一点,他们把自己的召唤图腾展示给后羿,虽然只有很少的人留下了艾琳的召唤印记,但是总有一天,他们能在峡谷重逢。

  无论陷入沉睡的艾琳还是刚刚降临的后羿,他们都静静的等待着,重逢的那天。
 
  希望虽小,但终归是有希望。

啊~都快开学了我才发文_(:з」∠)_
发现自个儿八月啥都没干的我忽然有点方。
虽然我这小学生文笔并没有什么改善……
但还是赶紧把幸免的存稿撸了撸。
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对,私设……
他身上的所有玩意基本都是我瞎几把乱想的。
心疼我兰的背景故事。
今天的我依旧是个渣_(:з」∠)_轻点嫌弃好不好嘛亲~

白蓝《束发》

高能ooc预警
标题废怎么治?在线等,挺急的。
我真的在努力的堆糖,我尽力了真的_(:з」∠)_
白蓝文→李白兰陵王√

  除了睁眼就看见李白坐在床边这件事之外,高长恭觉得自己崭新的一天本来还算是很完美的。

  “长恭你醒了?”

  ………这不废话。

  把吐槽的欲望按下去,高长恭伸手把碍事的人划拉到一边,拿起衣服准备穿上。
   刚被无形嫌弃的人上前两步重新占领位置:)
  “啊我帮你穿衣服怎么样?~”
   高长恭冷静的看他一眼,想起昨天同时间在这句话之后发生的故事。于是在李白把手伸向那堆自己的衣服之前,就一个冲锋连人带衣服的出现在房间的另一头。
 
  兰陵王满意的回头,紧接着猝不及防的被一张大脸塞满了视野。

  “长恭那我帮你梳头发可好?~”

  所以说我刚才为什么直接冲锋…这家伙最拿手的就是两段位移!心情好还能跳回去!…我当初就应该开着潜行换衣服!
  技能冷却的兰陵王悔不当初。
  “……随你。”
  三两下把自己的一身零碎弄好,放弃挣扎的高长恭坐在铜镜前,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里李白手忙脚乱的和头发作斗争。
  李白他自己就是个短发,处理三千青丝的经验约等于零。所以他那双拿惯长剑墨笔的手整理起头发很是生疏。飞速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的兰陵王渐渐产生了一种迷之心态,即心如止水的由他折腾,大不了一会儿给他个嘲讽:)
  手法虽然生硬,但是放的很轻,直到梳顺。但是接下来李白并没有试图把它马上扎好,而是像珍惜脆弱的东西一样,一点一点的地梳着,漂亮的紫头发丝丝缕缕划过他的手,细腻的触感让他有点想吻上去。
  兰陵王也不想催他,安静的坐在凳子上等他梳好。清晨的凉风透过半开的窗户,吹进来一股若有若无的荷花香。李白常年练剑的手有些薄茧,时不时的会蹭到自己的脖颈或者耳根,带着些粗糙而暧昧的温热,当然更多的时间是很自然的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面。
  兰陵王无端的想让这样的时间拖久一点,他推测李白大概也这么觉得。但至于好在哪里,他说不清楚,只是觉得今天这个桃木梳的触感出奇得好,好到牵着他的心神也跟着一寸寸的移动,每一秒的传过来的感觉都让他欲罢不能。
  顺长的紫发滑过李白的指尖,一直延伸到腰际。李白小心的把他的紫发搭到右肩,随后自己转到兰陵王身前,低头把长发分为差不多的三股,十指在紫发间笨拙的周旋。
  以这样的视角看上去,这个出名话少的高冷刺客不见了平日的锋芒,额头上的王族印记显得他出奇清秀,有些冰寒的蓝眼睛现在看上去更像是温和的泉水。
  李白努力的把手中的紫发变成兰陵王平时的样子,最后以极为扭曲的手势把头绳绑好。
  兰陵王低头看了一眼,居然还不错,比自己预期的水平高到不知哪里去了。然而水平这种东西往往跟熟练度挂钩,所以李白的成果大概就是能出门而已。

  “啧,你还是多练练吧”

  在李白在原地认真思考这句话的时候,兰陵王抓紧时间抬脚就出了家门。
  然而刚走了几步,李白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在耳边响着
  “好啊,那以后也尽管交给我好了。”


诸君,我喜欢兰陵王_(:з」∠)_
所以对这个兰陵王的文废痴汉多一点包容好不好(这句划掉)